情感故事

第一次见女方父母禁忌,古代太监给妃子舔

作者:admin 2020-06-29 12:55:35 我要评论

    承诺,就是用来打破的。

    未濯缨并没有做到当初对未枳承诺的,回来和她一起过五岁的生日。

    别说五岁了,连六岁的生日都没赶上!

    两年七个月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又是一年九月天,未枳转眼就从小幼儿变成了小小少女,胖嘟嘟的苹果脸变成了精巧雅致的瓜子脸,圆滚滚的胳膊腿变成了纤细优雅的四肢。

    唯一不变的,大概就是……短。

    以前是胖短胖短,现在是细短细短。

    这两年半里,除了未枳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还发生了许多件神奇的事。

    十六岁的厉见深连跳三级,以全市第一的高考成绩考入了晋城大学计算机系,进入大学后发现老师教的内容都会,然后……他偷偷摸摸地休学了。

    被厉泽白揍了一顿后,今年九月重新回了学校。

    十一岁半的霍霆司个头一下子窜到了一米六几,和厉见深商量好了似的也连跳三级,以全市第二的高考成绩考入了晋城大学的少年班,进入大学后发现少年班学习任务太重占据了他太多时间,然后……他也偷偷摸摸地休学了。

    被厉泽白发现抽了一顿后,今年也要重回学校。

    十三岁的厉衍峥就不同了,他只长个头不长脑子,见家里两个兄弟小小年纪就休学开始搞事业,也坐不住了闹着要休学,被打了一顿后开始连续留级,最后沦落到和十岁的厉又柠一个班了。

    厉泽白已经懒得揍他了,对他唯一的要求是在他活着的时候厉衍峥能够拿到初中毕业证。

    至于十岁的厉又柠,他真的……越!来!越!胖!了!

    当然最神奇的,还数封弃。

    两年多的时间里,封弃攒小红花的热情不仅丝毫没有减退,而且越来越高涨手段也越来越变态!

    比如:强迫已经过了马路的老奶奶再过两次马路,而且必须被他扶着拍照;在妇幼医院门口蹲独自来产检的大肚子孕妇,非要派车送孕妇回家,吓得好几个孕妇早产;把碰瓷的老爷爷拴在自行车后面,让保镖骑车拉着人游街,最后碰瓷老爷爷摔断了腿,讹了职业生涯中最大的一笔钱……诸如此类的事情数不胜数,然后被未枳惩罚了!

    三年才攒了十五朵小红花!

    但在未枳心里,变化最大的还是爸爸厉泽白。

    自从妈妈走后,爸爸就慢慢的像变了一个人,身上的惰性渐渐没有了,每天工作都很积极,作息严格有规律而且身姿站如松坐如钟,眼神和表情都随着由慵懒变犀利了。

    如果不是爸爸还跟从前一样爱她宠她,未枳几乎要怀疑爸爸被外星人偷换了!

    但真要论起来,未枳其实还是更喜欢以前那个又怂又懒的爸爸,现在的爸爸虽然越来越有男人味越来越沉稳了,可她总觉得,爸爸眼睛里的悲伤和思念浓了好多……她不明白为什么,也不敢问,因为那只是爸爸眼中偶尔流露出的情绪,而且掩饰得很好。

    这天,是九月十四号,周六。

    厉见深和霍霆司已经去晋城大学报到重新参加军训了。

    厉衍峥和厉又柠还被周公困在梦里。

    未枳早早地起床自己穿好衣服刷牙洗脸,然后拿着梳子和卡通发圈去敲爸爸的房门。

    “咚咚”两声后,厉泽白从梦里醒来,眼神慵懒中带着犀利、惺忪中带着沉静……若是凑近了看,就能看到他墨色的瞳仁里仿佛含着万钧之力。

    然后随着门外一声娇娇软软的“爸爸”全部化为温柔。

    他优雅而又不失力量地起身,披上睡袍去开门,虽然女儿已经长到他腰那么高了,但他还是弯腰把女儿抱了起来,放到沙发上,单膝蹲下揉揉她乱糟糟的头发,轻声说:“爸爸先去梳洗,再来给宝贝梳头。”

    未枳点头,习惯性地闲不住,趁着爸爸去梳洗的时候去衣帽隔间给爸爸选要

穿的衣服,今天荔枝娱乐的第一部电视剧《少年志》要举行开播发布会,爸爸作为出品人和主演必须穿的好看才行。

    厉泽白任由女儿在他的衣柜边倒腾,迈着大长腿走进浴室,用冷水囫囵冲了下脸,然后撑在盥洗台前看着镜中的人。

    回忆着昨晚的梦境。

    厮杀过后的战场血流成河尸骨累累,他右手拖着长剑左手提着敌军的头颅,一步步往城内走。

    城内幸存的将士在城门口夹道欢呼,躲在家中的百姓听到欢呼声也纷纷出现跟着抱头悲呼。

    可他还没走到城内,就倒下了城墙下面……闭上眼睛的前一秒,他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再看一眼密室里的画像。

    他死了吗?

    他不知道……

    就像这两年多来的无数次。

    这样倒下的场景,两年多以来在梦里已经发生了三十二次,这是第三十三次了。

    每一次倒下的那一刻,脑子里最后浮现的都是同一个念头,他也都以为是最后一次。

    这次也一样。

    但不知道,他会不会还在下一次的梦境里活过来。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他带上蓝舍之后。

    未濯缨走了,给他留下了蓝舍。

    这珍贵的除了女儿以外的唯一念想,他当然想贴身藏着,于是他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带上蓝舍的当夜,他一直耿耿于怀的第三只眼睛消失了!

    他不再像个旁观者一样看着镇南王对着画像思念他的王妃,他的眼睛,成了镇南王的眼睛!

    镇南王眼睛里看到的,都是他看到的!

    镇南王的情绪,都成了他的情绪!

    他身上的痛、心里的痛,不用传递就百分百地复制到了他的身上!

    两年多断断续续的梦境,他想起了很多事,但全是他的王妃过世之后的!

    从前的事,就像是失忆了一样,他明确地知道它藏在记忆的某个角落,可他就是不知道怎么才能想起来。

    他怀疑自己之前已经梦到过了,就在那个醉酒的夜晚,但因为喝得太醉,忘了。

    所以当时他才会产生一定要想起来的念头,可直到现在为止都没有。

    厉泽白无力地深吸一口气,听到女儿在外面催促了,才收好情绪开始梳洗,回到梦境之外的世界。
相关文章
  • 第一次见女方父母禁忌,古代太监给妃子舔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