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抓了两个初中生玩一个暑假,性格脆弱承受不了压力适合什么工作

作者:admin 2020-06-20 14:12:51 我要评论

    呼吸!

    我听到自己命令自己。

    门外一片催促。

    “小姐,请你开门!只是简短的回答就好。”

    “小姐你贵姓啊?你和东方拓到底什么关系啊?”

 

   “你们在交往么?还只是逢场作戏啊?”

    “你是做什么的?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吓的后退,盯着房间的门,被外面的人捶打的晃动。

    “请配合我们的工作!”来人喊的声音更大了。

    “只是简单的问题!”

    呼吸变得困难,眩晕的感觉袭来。

    “如果关系正常,为什么不回应我们?”

    “这是要登头版的,保证让你出名。”

    呼吸!呼吸!我抚着胸口慢慢蹲下。四肢变得无力,手已经开始抖起来。

    “你们交往多久了?”

    “你们有没有发生关系啊?”

    “小姐,请你出来回答问题!”

    我艰难的站起来。

    纸袋……纸袋……

    我踉跄的在屋里寻找。

    这次,你和韩歌都不在我身边。

    敲门声变得更加激烈了,脑子更加混沌,叫喊的声音越来越远,已经无力再挣扎了,呼吸变得越来越浅,不行了!喘不上气,我要死在这里了么?

    东方拓!

    我竟因为这个冷酷自负的男人死在家?!

    他,不过是个不相关的陌生人,是为了忘记你麻醉自己的药,不过是个和你有着相同发型的霸道男人,连爱情都嘲笑只会伤害别人的讨厌鬼。

    手机的铃声突然想起,还有家里的电话。

    韩歌么?

    拿起来还未说话,对方已经开口,“请问您是那名神秘女性么?我们是——”

    不待对方说完,便烫手一样扔掉了。

    手机上的陌生号码,更让我不寒而栗。

    忽然觉得与世隔绝一样,被困在这个房间里。

    厚厚的人墙围在外面,无法呼吸。

    我缩在房间的角落,外面一阵阵的敲门声。

    “小安,是我。”

    是你?我跑过去,手扶在门把手上,却迟疑了。

    止不住颤抖。

    “小安,开门,求你。”

    你还是来了,明知道没有用,却还是来了。

    自从那晚跑掉后,再也无法面对你。不能和你一起走,那就让你消失好了。

    不接你的电话,不见你,要让自己快点断了你的念头,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与你分离,所以没用的躲了起来。

    “小安,我今晚的飞机,就要走了。”

    今晚?

    深吸一口气,打开门。

    你抬起头,紧紧皱着眉,双眼痛苦的看着我。没有往日的温暖,没有你温柔的招牌笑容。

    所有的力气都用完了,在看到你的痛苦之后。

    我斜倚着门,抬头看你,等着你说些什么。

    要我等你么?

    虽然说过不会,但只要你说,我一定会等的,一定会的。

    只要你开口,不要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结束,为什么相爱的人竟也会分离,我永远也想不通。

    心悠的被揪紧了,痛得说不出话。

    “小安。”你深吸一口气。

    “我,我,我……”

    你不会说的。我知道。

    温柔如你,体贴如你,才不会轻易承诺,许空白的愿望,你若开口承诺,就一定要做到,多努力都要做到。

    伸手,捂住你的嘴。

    “别说了。”

    我把头贴在手背上,隔着我的手指,依旧能感觉到你的气息。

    何苦呢?不想逼你,不想再逼你。

    就让你走好了,把手放开,让你走。

    不论我们有没有未来,你总是有的,我也会有我的未来,没有你会很遗憾,会难过,没有你会孤单,会有很多曾经没有的感觉,也失去了可以变得幸福的机会。

    但是,不能拴住你,不能把你只拴在我的梦里。

    那是第一次在你怀里,尝到了心痛的滋味。

    冲走了记忆力的甜蜜和温暖,重重的苦涩,心好像被钉住一样,喘不上气,很努力,可依旧感觉呼吸卡在喉咙间,上不来,鼻子酸酸的,吸气也不管用,可是不能呼气。

    呼气,泪一定会跟着流下来,不想哭,哭了就看不清你了。

    那是第一次你把我抱的那么紧,感觉像要被你揉碎一样,手臂紧紧地,胸口也硬硬的,全身都在用力,僵住了一样,听得到你心口擂鼓一样的心跳,已经有些滚烫的怀抱。

    不要走,不要走,求你不要走……就这样抱我一辈子……好不好……

    用力把嘴唇咬的死死的,双拳攥紧,不能开口。

    不想让你看出我的挣扎,挽留的话像刀子一样,割破我的喉咙,用力咽下。

    “你们怎么站在这里?”梓子的声音好像钟声一样,敲醒我们。

    四周霎时冰冷,纷乱的脚步声,我被冰冷的留了下来。

    “怎……怎么了?”梓子站在那里,不明状况的发问。

    “关河,他……他怎么……哭了?”

    双脚再也支撑不住自己。

    哽在喉咙的那口气终于呼了出来。

    你哭了?

    那天,你哭了是么?

    “给我滚开!”门口传来一声大喝。也喊回些我的神智。

    门口的声音越来越响,喧嚣的叫骂声,踏杂的脚步声,混混噩噩的像在梦中。

    世界天旋地转的眩晕。

    小安……小安……小安……

    “小安!小安!开门,是我!”

    关河!

    天赐的力量,我睁开眼睛,用力撑起自己,往门口跑去。

    不在乎那些人,只要你回来了,一切都好。

    打开门,一个人影很敏捷的闪了进来。

    “不要走。”我喊你。

    我扑到你怀里,仅仅抓着你胸口的衣服。

    你把我抱紧,一只手轻轻拍着我的背,身上有种混着咖啡的烟草味。

    感觉你的呼吸吹在我的头上,心在扑通扑通的狂跳,你一定也很急着见到我吧?

    不能再让你离开了。

    努力逼自己忘记你,这种事再也不用做了。

    最需要你,最想念你的时候,你好像天神一样,从天而降。

    你竟然回来了!

    你还爱我么?胆小的不敢问出口。

    “对不起,是我大意。”满是歉意,但声音却冷冷的。

    不是关河!

    我震惊的抬头,东方沉着眉,一双眼睛冰冷深沉。

    不是你!

    原来不是你……

    并没努力掩饰我的失望,所以他很清楚的看到了。

    “以为是谁?郑韩歌?”他松开我,手插口袋,倚着墙问我。

    “不要叫我小安。”

    东方看着我,完全没有回答的意思。

    “我们并不熟悉。”

    我转身从他的视线里消失。

    忽视他笑意渐深的翘起嘴角。

    东方跟进来,看到了桌上的歌词。

    “写得不错。”他漫不经心的翻着,黑色的长发遮住了表情,“厦门玩的还开心么?”

    声音倒是平平的,可我依旧听出了不愉快。

    “还算惬意。”

    “厦门建设如何?”

    这是什么问题?我看着他。

    “比如,电信,移动,网络建设?”

    现在这种时候,还有心情闲聊?

    “可以啊,我给韩歌打电话,挺清楚的。”

    东方拓啪的一声合上歌词。

    转身走了出去。

    这是吃错什么?我走过去关门。

    刚要关上,又被他大手一挥挡住。

    “你……”我要发火了!

    “也就是说,你选择不给我打电话。”东方拓开口,语气冰冷。

    “什么?”莫名其妙的男人。

    东方用力推开房门,深深的吸一口气。

    “你,没,打,电,话,给,我!”一字一顿,似从牙齿里挤出来的。

    我看着他身后被砸的摇摇欲坠的大门,和传来的阵阵吵闹声。

    现在这种时候,他还关心这个?

    忽然有个奇怪的想法,他是因为这个才来的?他是因为知道我回来了,才来的?

    不是因为报纸上的新闻?不是因为我坏了他的事?

    是因为我,来的?

    我抬头看他。

    一双眼睛,被怒气烧的通红。

    “对不起,我忘了。”忽然,有些心软。

    “消失了那么久,就只是句对不起?”

    东方大爷明显不打算放过我。

    “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受够了他的自以为是。

    干吗要心软?!鄙视自己一下。

    “你以为你是谁?你说没有就没有了?”

    “什么!”

    不敢置信!我觉得自己要吐血了。或者血管爆裂。

    “不讲理的见多了,从没见过你这么霸道的!”我喊他。

    “脾气倔的我也见多了,没见过像你这么别扭的!”他毫不客气地喊回来。

    “我不想和你吵架,你出去!”

    “我们什么都不是,怎么会吵架?”

    东方双手横在胸前,高昂着头,长发嚣张的飞扬。

    “简直不可理喻!”我伸手去推房门。

    人生气起来,小宇宙绝对爆发。

    “长安!”他伸手拍房门。

    “你到底想怎样!”我顶着房门坐下。

    放过我吧!

    所有人,放过我吧!

    不用喜欢我,不用关心我,就留我一个人就好了,忘记我也可以,不用想念我,让我一个人静静的生活。

    不要来了又走,如果要走就不要出现,反正,最后都会离开我,我知道的。

    门口没了声音,背后的压力告诉我,他也靠着门坐下了。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东方低低的声音,竟然那么像你,温柔的语调,也像你。

    不要再有任何人关心我了。

    “什么都没发生。”

    “你到底要任性到什么时候?知不知道有人会担心你啊?”

    他又喊起来,脾气真是火爆。

    隔着门的背都能感觉到他胸腔的运动。

    最想听的话,这个男人嘴里听到,一点都不觉得幸福呢。

    “对不起。”

    另一边又沉默了,好像在判断我道歉的诚意。

    “没事就好。”

    他轻轻说。“不要再让我担心了。”

    他?担心?他在说什么?

    我打开门,看见东方坐在地上。

    “为什么?”

    为什么他会出现?

    为什么他来说会担心我?

    为什么他来救我?

    为什么是他?

    东方站起来,看看我,突然戴上墨镜,转身走向客厅的沙发。

    “为什么自己去想,笨蛋。”

    恨他!讨厌他!

    我坐在房间里,听着门外的喧闹。

    想着同一个房间里,东方大大方方的坐在那里。

    绯闻男女主角共处一室,明天不知又要编出什么了。

    越来越纠缠不清了。

    真是害人不浅。

    讨厌他……

    竟然这么坦坦荡荡的出现了,换作是我,会躲起来吧。

    换作是任何人,都会躲起来吧?

    到底是英雄,还是笨蛋?

    竟然还说我是笨蛋!

    简直是气死人!

    话虽如此。

    但屋子里多了一个人,确实安心了不少。

    两个人就一直这么坐着,门外人声鼎沸,门里却听不到一点声音。

    不知道该说是喧闹,还是安静。

    我看着窗外面的天空,就这么静静的等着。

    在等什么,我不知道。

    可是没有什么能做的,除了等。

    和你走的时候好像啊。

    我什么都做不了,除了等。

    等你回来。

    或是,等自己离开。

    就这么等到天地合的那一天,我再与君绝。

    身后有人敲门,东方拓冷冷的开口:

    “收拾行李,半小时后出发。”

    “去哪里?”

    “伦敦。”

    伦敦?我愣在原地。

    你在伦敦!

    你在那里!

    “可是,韩歌……”不知道韩歌现在怎么样了,知道这件事了没?

    不知道韩歌会有什么反应。

    “你现在,还是先管自己吧!”

    东方打开我的衣橱,把衣服一古脑的往床上扔。

    “这是什么?”东方拿起一个铁盒。

    “不行!”我像发了疯的冲过去,把铁盒抱进怀里。

    东方震惊于我的反应,他从未见过我如此激动。

    他一定会抓住不放的。

    “多带几件外套,天气凉了。”

    东方走出去,被拒绝的难堪在脸上一闪而过。

    对不起,我低头看着怀中的盒子,只是,只是……

    只是……

    坐在飞机上,有种荒唐的想法。

    如果我可以飞的再高些,路过众神的宫殿,我一定要大笑三声。

    天大的讽刺。

    我竟然在逃亡。

    命运的神奇,我逃亡向曾经有你的国度。

    “我会尽量抽出时间陪你的。”

    “不用,你尽管忙你的。”我推辞。

    还是不要太接近,并不想和这个王子有太多牵连。

    “别的女人从来都是抱怨我陪的时间太少,工作太忙,说我是陌生人。你却嫌我时间多?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女朋友呢。”东方懒洋洋的躺在头等舱的座椅里,听不出是认真还是玩笑。

    “我不是你女朋友。”我看着外面的漆黑。

    “不是么?报纸上可是这么写的。”

    他取出那份报纸,在我面前晃。

    “又不是真的。”

    “你怎知不是?”

    “难道是么?”

    我转头看他。

    东方突然笑了,笑得竟有几分温柔的影子。

    不是冰冷的钻石一样的闪耀,也不是太阳的温暖。

    像月亮。

    沉静的有几分醉意。

    “你若开心微笑,一定很美。”

    “祝小安生日快乐!”梓子用力撞着我的杯子,可乐飞溅出来。

    “有什么生日愿望?”你坐在我旁边,温柔的笑。

    我笑着摆头。

    应该没有别的奢求了,我能想到的幸福,都已经得到了。我能拥有的全部,都已经在眼前了。

    你,梓子,韩歌,不应该再有别的奢求了。

    “你想去的那个学校呢?”韩歌插话。

    “那个学校条件很苛刻的。”

    “是啊,能去的华人很少的。”

    “小安,换一家吧,太辛苦了。”

    <!-- csy:21810280:342:2019-11-14 08:11:43 -->
相关文章
  • 抓了两个初中生玩一个暑假,性格脆弱承受不了压力适合什么工作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