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大叔你的太大了我难爱,啊啊啊..舒服...死了...啊....

作者:admin 2020-06-02 12:16:44 我要评论

    她忽然发现,自己根本经不起他用这样细腻的话形容他对自己的感情,她的心早在六年前就死了,这六年过着什么样行尸走肉的生活,她在人间炼狱里煎熬,品尝着很多人尝不到的心酸滋味,她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是如何撑过去的,或许以她六年前没成家的情形来算,她根本逃不过这一劫,或许是命运眷顾她,才让她在那段非人的生活里苟克残喘到现在,她不知这样是该庆幸还是感到悲哀,还能把人生看待的如此淡,甚至连命都可以不顾,这样又算是什么样的劫数。

    杜世夜伸手搂住她,他不知

自己该如何安慰她,她受伤了,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他觉得自己不像个男人,懦弱到极点,若再不成熟些,以后他们在一起,她不是每天都要难过。

    雨烟被他抱着,心里好似温暖了些,忽然有几秒,她竟然有些害怕,生怕有一天他们不能像现在这样,那么,她还能像现在这样云淡风轻吗?

    杜世夜看她的样子,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心想她都是一个母亲了,怎么还会时时刻刻的哭鼻子,不过,她哭起来还真是让他心怜,像这样的一个女子,身边若没有一个男人保护她,她接下来的日子不是更加的艰难。

    离开了阳明山已是临近傍晚,杜世夜在附近找了一家很不错的餐厅,两人就在那简约不失宁静的小餐厅用了餐,雨烟喝了点葡萄酒,脑子里沉沉的,杜世夜喝的倒是很多,不一会儿,一瓶酒就见了底,雨烟看天色已晚,就去拉他;“回家吧。”

    他仰头看了看窗外,酒劲像是一下清醒了几分,不一会儿,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房盒,很别致的模样,打开后,里面是一条很精致的钻石项链,上面镶着两颗星星,雨烟有些纳闷,“世夜,这是。?”

    不用猜也能知道是送给自己的,可是她还没那么高的自信心,所以还是唐突的问了一句。

    “你说呢?”他笑的倾城,把项链从里面取出来,准备把项链挂在她脖子上,雨烟却伸手挡住了他的手,摇了摇头说;“我不能接受你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

    “为什么?”他不懂,他们刚才那一幕已经那么的和谐了,他以为她已经心知肚明了,可是她那一句不能接受,又把他整颗记挂在她身上的心又沉甸甸的打进了无尽的深渊。

    “我没有答应你,所以不能接受。”

    她酝酿了好久的话终于当着他的面说出口,不是不在乎,更不是伤害,而是不想让他们在面临甜蜜与喜悦之后又迎来无止境的悲伤,他们的结局不该如此,所以在此之前,她必须放弃他。

    “你还是不准备接受我是吗?”他苦笑着,他从来没有这么大的挫折感,可遇上她以后,他每天几乎都在饱受着这样的过程,是不是他该习惯适应,不然他怕真有一天,自己会承受不住。

    “世夜,对不起。我。可不可以就一个人生活,我不想再依靠任何人了。”雨烟心痛如刀绞,她埋下头嘤嘤的哭泣,还把声音压制到最低,目的就是不想让他听到,她亏欠他的真的很多,她知道这一切她又辜负了他,可是为了避免之后会发生更大的不幸,她终究还是选择了短痛。

    她低声哭泣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手指被莫名的套上了什么东西,她抬头去看,发现右手的中指戴着一枚闪闪发亮的钻石戒指,她微微一怔,想把戒指取出来还他,而她的手却被他轻轻的攥住,覆在他的手心内,一股暖意随之而来,在她错愕间,他低头吻向了她的手背。

    很温柔的吻,一点点的涌进她封闭多年的心,往事一幕幕的回首在眼前,如一场梦魇,若是那年她还没认识杜世玉,而是先认识杜世夜的话,也许一切就会变得不一样,如果第一个人嫁的是杜世夜,如果。

    雨烟摇了摇头,就算真的如此,也改变不了什么,或许事情到了杜世夜身上,依他的性格,恐怕反抗的更剧烈,事已至此,她不该回顾往事,一切早已注定,无法更改。

    可是,接受了他就是最好的结果吗?

    想到这里,她的心还是觉得隐隐作痛,就像她从前一样,深爱着杜世玉,可到头来,他的不屑一顾还是将她残忍的推进地狱,长达六年之久,而如今杜世夜这般对她,不就是从前的自己吗?

    那她,还有什么理由伤害他,一再践踏他的心呢?

    “世夜,你真的喜欢我对吗?”犹豫了半天,雨烟房才开口,心想着一个男人对自己这么好,其实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而她却还不懂得感恩,只知道一再伤害他,这样,又对他公平吗?

    杜世夜惊愕的看着雨烟,还沉浸在她的话语中,感觉眼前好似有一片光明,仿佛自己还在梦中一般,待听清她的话后,他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兴奋地开口:“你知道吗,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过得幸福,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你能这么问,我真的好意外,也好开心。”

    “那么,我会试着和你交往看看的。”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以前一直不敢对他说出口的话却在这个节骨眼没带任何犹豫的说出口,是不是她为了跟过去做一个了断,选择了杜世夜这个避风港,依靠着他,才会避免让自己的心越陷越深,而选择他,就为了忘记从前,忘记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吗?

    “真的吗?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杜世夜克制不住情绪的开口说。

    现在他的脑子里,心里满满都是她,他已经无法离开她了,可是他之所以会尊重她,也是不想让她为难,可是当她同意和他交往,他的心情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雨烟好笑的看着他,面露绯色:“当。然。”

    杜世夜已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走过去,一把将她揽进怀里,他希望时间就停在这一刻,永远不要冲掉这份得来不易的幸福,为了她,他可以放弃一切。

    所以他不会放开她的手了,他会牢牢抓住她,给她一辈子的幸福和快乐。

    看着蔓熙五年多来一直平坦的小腹,杜太太有些急了,她可没那么多时间跟他们年轻人耗,她已经没多少时间等了,怕是到了她快闭眼的那一天都等不到看亲孙子一眼。

    “赵妈,你是怎么搞的,最近的伙食怎么做的那么差,尤其是蔓熙,你看看,都瘦成什么样了,我还指望着她给我们杜家传宗接代,生个孙子宝宝,现在就这一副骨头架子,还怎么生?”

    蔓熙好不容易才打通他的手机,当听到他说今晚会回来时,蔓熙心中一片大喜,已经开始酝酿了晚上的要做的事,虽然完全颠覆了她一贯优雅得体的少妇形象,不顾为了挽留丈夫的心,她不得不试。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世夜的胆子也真大,怎么会选择和自己哥哥以前的太太交往,实在糊涂啊!”

    古色古香的客厅内,一个年近半百的中年男子气恼的看着照片上的两人,心头的怒火一下子攒上心头,他颤抖的手拿住其中一张照片,怒斥道,一侧的杜太太看到这一切,也是快要气得半死,没想到一向游戏人生的小儿子也有如此痴情的一刻,可这痴情的对象却选错了,怎么的,也不该看上亲生哥哥的前妻啊。

    “你看看,这孩子太不像话了,怎么样也不能喜欢上哥哥的女人啊,这让外人听到成何体统,还不笑我们杜家家门不正,乱伦,我想,肯定是房雨烟那个贱人勾引世夜的,以世夜的个性,怎么会喜欢上那样下贱的女人?”

    杜太太原本对房雨烟的看法转变了许多,可一听到自己最喜欢的小儿子也被她勾去了魂,她就浑身不自在,之前对她所有的愧疚也全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孽缘啊,我们杜家前世是造了什么孽,怎么今生怎这么不堪,我看那个女人,就是一个祸水。”杜先生拄着拐杖痛骂一声,脸色发青的看着掉在地上一些散落的照片,心想着他们家怎么会如此家门不幸,大儿子娶了她,二儿子也喜欢她,她已经离开这里这么久,本不该再和他们杜家有任何交集,可小儿子却说非她不娶,这样的溺爱着她,若不是她事先勾引他,家教甚好的杜世夜怎么也不会喜欢上一个离异过的女人。

    “老爷子,总得想办法阻止啊,总不能就让那狐狸精踩着咱们脊梁骨往上爬吧,世夜那孩子准时被迷了心窍,才会什么都听她的,一定是她煽动的,那个女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当初被世玉抛弃,当真是对的,可现在,我怎么也没想到她还会卷土重来,难道我的两个儿子她都想霸占了不成。”

    杜太太越说越气,走上去把地上的照片通通拾起来,她恨不得把照片里的女人的样子给毁了,她生的两个儿子,竟全都被她迷上了,留着长指甲的手往照片上使劲一划,仍觉得不解气,她又把照片撕得很碎的样子,一张张不厌其烦的撕开,待全部撕好后,她又将它们全都扔进了垃圾桶。

    想再次嫁进杜家,她还真是挺有自信,杜太太冷笑着看着那些被撕毁的照片,他们要在一起,除非她死。

    杜世夜搂着雨烟站在杜宅门外,看着雨烟极度害怕的样子,杜世夜伸出手轻轻拍拍她的肩膀,笑道:“别怕,一会到了我家,我会和爸妈做思想工作的,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接受你,雨烟,你就再那里不用说什么,一切都有我,着要把这一关过了,以后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雨烟冲他无奈的笑道,“我相信你,不过,你真的有把握吗?你们杜家的人,向来都不是那么容易说服的。”

    杜家,她唯一只能相信杜世夜,除此之外,那里的任何人,她都充满着极度的厌恶,一想到一会儿进去看到杜太太那张厌恶的嘴脸,她就不敢再踏进去一步。

    要不是世夜一再的安慰她,她根本不想再见到他们这一家人,可是。

    她怎么可能再辜负世夜对她的爱呢?她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她也会被感动,和他相处时间长了,自然而然的,对他也就产生了感情,仿佛冥冥之中早就注定好的,她在面临了一次痛彻心扉的婚姻之后,迎接的,却是另一个让她整颗心都温暖起来的男人。

    世夜邀她走进了大门,佣人看见雨烟一脸的诧异,不过还是放他们俩进来了,雨烟望着四周的景物,似乎又和六年前的记忆重叠了,什么都没变,只是曾经的女主人换了罢了,雨烟不由地望向二楼那间她曾经住过的房间,心头一阵苦涩,窗帘被风吹开,她甚至还记得,自己最喜欢坐在靠窗子的角落看书,而现在,一切都不复存在了,那里,也已经是赵蔓熙的天地了。

    “走吧!”杜世夜回头冲她一笑,淡然开口道,雨烟微微一怔,跟着他的脚步走去。

    杜太太的眼睛本就尖,一不留意就看到窗外路过的两个人,待他们刚一踏进客厅时,杜太太却悠然自得的坐在沙发上喝茶,客厅内似乎凝固了一般,杜太太眉眼也不抬,只是淡淡的开口:“来了?”

    “妈!”杜世夜走了上去,“妈,正好我也有事跟你说,我想娶雨烟。”

    他的语速说的极快,丝毫没注意到杜太太那张难看到极致的脸,他的手轻轻攥住雨烟的手,想把自己的力量传达给她,她的手心冰凉的瘆人,每次握她的手,他都会莫名的一阵心酸。

    听了他那番话,杜太太一下站了起来,原本还极其优雅的姿态早已不见,很不屑的看着雨烟,“你就为了她不要我们了吗?世夜,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外面的大家闺秀就没一个你中意的,非得看上一个根本配不上你的女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曾经是你哥哥的老婆,你哥哥之所以跟她离婚,你怎么还喜欢她?”

    话语尖酸刻薄,世夜再也受不了,挡在雨烟面前,怒斥道:“这是我和雨烟的事,若你不同意,我也无可奈何,不过,你一定会后悔,因为你会失去一个儿子,你也可以尽管侮辱我,可是,你不能侮辱我心爱的女人。”

    “怎么了,翅膀硬了,管不了你了是不是?”二楼传来了杜先生的声音,他缓缓走下楼,看了一眼怔在一旁的雨烟,冷漠的开口:“你,还来这里做什么?”

    杜太太被气得不轻,伸手指向房雨烟,“好啊,你这个祸害还真是害人不浅,非要见得我和儿子闹僵你才满意,你怎么就这么贱,世上好男人多得是,为什么就是缠着我们杜家的人不放。”

    <!-- CS:21487428:613:2019-11-28 05:40:18 -->
相关文章
  • 大叔你的太大了我难爱,啊啊啊..舒服...死了...啊....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