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大手覆盖上胸前的柔软,人人人撸人人操

作者:admin 2020-04-07 12:01:12 我要评论

“既然人已经死了,大家以和为贵。”Doctorchen在中间调和,“裴少也是担心展小姐,现在这具尸体怎么办?秦特助,还请你们帮忙处理一下……”

    裴欧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人,他知道杀了一个陆白可以获取信息的人,对身后的秦修桀道,“我刚才说了,陆白那边我会去说,这一切责任我负。”

    秦修桀走到一边给陆白打电话了,但电话是秦秘书接的,“修远,跟陆总说一声,医院的这个人死了,刚才这边出了一些状况……”

    裴欧的两名警卫员看着秦修桀那边,二人都紧张不已,因为他们知道裴欧跟陆白的关系。

    也知道华南j*需要陆白那

个富商的赞助军资,科技产品以及其他方便……

    他们*若是跟陆白闹翻了,那受到影响的绝不只是他们两个男人之间的关系变差而以。

    裴欧自然也知道这个问题。

    但刚才当展倩受到他人威胁时,他本能地抛弃了其他,选择了救展倩的性命。

    此时他紧紧抱着怀里瑟瑟发抖的身体,垂下眼睛,用袖子温柔地抹去她脸上的血渍,露出了她那双清亮的眼睛,“没事了,你不是说感冒了么,来这做什么?”

    一拉下她的口罩。

    一张陌生的脸,受惊吓的泣润眼睛地看着裴欧。

    “……”裴欧愣了愣。

    “……”身后两个警卫员也愣了。

    这他么谁啊?

    Doctorchen一看,“诶?你不是展小姐?”

    裴欧看到这只是一句普通的护士,也有点反应不过来了,此时,重症监护室外面一声大叫:

    “我靠!发生什么事了?人怎么死了?”

    众人回过头,只见活蹦乱跳的展倩了冲进来,瞪大眼睛看着地上那个被爆了脑袋的黑人,气得快炸毛,小美护士跟在她后面进来,“展小姐,你水还没挂完……啊!!”

    看到地上爆了脑袋的尸体,小美护士吓得惊叫一声,脸都白了。

    展倩看到裴欧,“裴欧你来了?这人谁杀的?该不是会是你吧?你是军人了,怎么能乱开枪?再说你一枪把他给灭了,陆白那边岂不是得不到信息了?你们都一个个看着我做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Doctorchen看了看裴欧怀里那个,又看了看展倩,“展小姐,你……没事了?”

    “老娘不过感冒一下,还能死么?咳咳咳!”展倩完全不明白这些人瞪着自己做什么,“到是你们怎么回事?咳咳!为什么把这个人给杀了?不是要等他醒来用‘镜像’仪查看他的记忆么?”

    裴欧看着他救下的这个与展倩有着一样高挑身材,和一样发型的护士,松开手,站了起来。

    他若无其事地回过头,清了清嗓子,正义凛然地说道,“这个不法之陡刚才挟持了一名护士,我出手击毙了歹徒,是为了救下人质。”

    回头一问警卫员,“你们说是么。”

    “是,*。”

    警卫员立了一个军姿回应。

    “人质?”展倩眨眨眼睛,看了看地面,然后视线露在那名被吓慌神的护士身上,“她么?”

    裴欧揽着她的肩头出去,“好了,这里的事结束了,你不是冒了么,我陪你去看医院。”

    “看什么医生,我就是医生,你还没说那个人死了怎么办……”

    后面,Doctorchen看着裴欧和展倩的背影,又看了看地面那名护士,问负责重症监护这边的人员,“怎么回事?这里面的人不是展小姐你们怎么不先说明。”

    “我正想说,陈医生你们没让我说完嘛。”重症监护室这边的负责人低了低头。

    Doctorchen看向秦修桀那边,秦修桀正在打电话,这个护士是不是展倩他们并不关心,他们关心的是这个黑人已经死了,表示断了一条可以查南宫蔻微去向的信息线。

    两名保镖走过来,其中一个说道,“我们是陆总的人,这一次的事,医院只需对外说明,有歹徒挟持了护士,刚好来医院的裴*出手击毙了歹徒救出了护士,就行了。”

    Doctorchen叹了口气,“好,我明白了。”

    裴欧陪着展倩去挂完了剩下的半瓶点滴,之后才离开医院上了车。

    车上,知道了经过的展倩半天没有说话,最后缓缓开口,“不好意思,我不在那边,我下午过去看了一下那个人后就去陈医生办公室挂水了。”

    警卫员A笑着说,“展小姐,你没事就好,你没看到刚才*有多担心你……”

    “不惜一枪毙了陆白他们抓到的人,都要救下你。”警卫员B也说,在展倩面前,二人立即像打开了话匣子,“以后不要跟*随便吵架了,你们这一吵架,我们也得跟着遭殃,你都不知道这几天……”

    “闭嘴。”裴欧一脚踹在前面的座椅上。

    前面两个警卫员立即闭了嘴。

    展倩脸转向车窗外,掩去脸上的不自然,“那个,谢谢啊。”

    “如果那个人不是你,你真以为我会冒着得罪陆白的风险宰了那个黑人?”裴欧说着,又有点郁闷,“只是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真不是你。”

    “是你们没看清嘛。”展倩道。

    “你们戴着口罩谁看得清。”裴欧说,“你还是换个发型吧,没那么大众的。”

    “这关我头发什么事,明明是你们眼力不好,错把别人认成我。”展倩才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去改变自己的外在形象,然后一摸自己柔顺舒服自然黑的头发,“我觉得我头发挺好。”

    没染没烫,打理起来毫不费劲,无论是在经营报社时还是在j*都方便极了。

    裴欧看了她一会,不说话了。

    两人心有灵犀地回了‘幸福小区’,展倩路上去平价商场买了一些菜,准备晚上继续做一顿大餐。

    进入展倩公寓的时候,两个警卫员很识趣地没有跟进去,站在门口说,“*,那我们先回去了,明天再过来……”

    ‘嘭’!

    裴欧走进去直接将门给甩上了。

    俩警卫员望着面前的门,“……”

    一阵静默无语后。

    警卫员B说,“那个,*是不是早就烦我们跟着他了?”

    警卫员A也吞咽了一口口水,“走吧,明天再过来。”

    当晚展倩做了一顿丰盛的中式晚餐,展倩基本上没有吃几口,几乎全程看着裴欧在风卷残云似地吃完了一大桌的菜,看着就像是饿了三天。

    展倩缓缓地放下了碗,“你今天没吃么?”

    “吃了。”裴欧没有停下吃东西。

    “那你这……”好歹给我留点儿。

    “突然觉得还是你做的好吃。”裴欧说。

    “……”

    展倩这下不是感冒,而是掩饰性地咳了两声,侧开了脸看着地面,掩饰她窃喜的心情。

    “我敢担保,陆白永远都尝不到他女人为他做的可口的饭菜。”裴欧将电饭煲里最后一碗米饭给盛了,一边夹菜一边说,“你不吃了吧,那我就吃完啊,我怕近段时间都吃不到了……”

    展倩正喜在心头,低低地说,“人家陆白根本就不用小夏做饭的好吗,人家家里下人厨师多的是……啊?你刚说什么?什么近段时间……”

    “等下再说。”裴欧将桌上的菜一一夹到自己碗。

    展倩撇了撇嘴,她倒不是介意她少吃点,就当减肥了。

    收拾完碗筷后,裴欧敞开四肢坐在沙发上,“有酒没?”

    看他这副大爷样,换了平时展倩必定不会理他或者会说‘你自己没手吗不会自己找’,但他们刚和好,展倩也不想跟他斗嘴,走到冰箱拿出几罐罐装啤酒放在他面前,“喝酒。”

    裴欧拿起一看,英气的眉宇皱得更深,“怎么又是啤酒?你还没穷到买不高档一点酒吧?还是舍不得花钱,舍不得花钱拿我的卡去。”

    准备去厨房洗腕的展倩又回过头说,“没买,我们平时都在j*,我公寓里放那么好的酒做什么?这不刚做啤酒鸭时盛的两瓶么。”

    说完去厨房了。

    裴欧突然想起,他跟展倩跟刚认识不久时,在她公寓她也拿出两罐这种平民啤酒给他。

    这么一想,看着这套公寓,裴欧倒一时觉得怀念。

    再也不嫌弃,拉开啤酒的易拉环。

    展倩是与安夏儿完全不同的类型,性格不一样,长相不径相同,除了都是美人,但一个属于纤美精致,一个属于气质大方,但安夏儿属于需要人照顾的类型,而展倩擅于照顾人。

    裴欧不否认,他对安夏儿有过好感,只是苦于对方已是好朋友的妻子从未表露过。

    但现在他清楚地知道,谁比较适合自己,以及谁在自己心里比较重。

    那是展倩。

    平时也许不会那么清晰地感觉到,但一分开,或一出事时,他的世界就像整个都空了,没有她的音讯他不习惯,找不到她他不安,看到‘她’被人挟持时,他会抛下所有去救她。

    如果说,安夏儿对他来讲是一抹虚幻的白月光,曾经惊艳过时光;那展倩便是他触碰得到的恋人,现实中能够温暖得到他生命的暖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大手覆盖上胸前的柔软,人人人撸人人操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