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晚上睡不着失眠了图片,女人失去第一次后抑郁

作者:admin 2020-02-28 12:00:26 我要评论

    顿时,屋里鸦雀无声。

    “妈,为什么?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我跟韩奕时分手?”

    袁晨子一时间无法理解从祁桂淑口中说出来的话。

    祁桂淑沉默了片刻,看向袁晨子,说:“你知道韩奕时和你姐姐的关系吗,他曾经是你姐姐的男朋友!”

    袁晨子对祁桂淑的话感到震惊。原来妈妈也知道姐姐和韩奕时大学的时候是男女朋友。一直以来,袁晨子都以为现在整个家里,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件事。然而似乎并不是这样。

    袁晨子点了点头,说:“这个我知道!”

    “既然你知道,那就不应该和韩奕时在一起!”

    “我还是不明白,这有什么不可以!”

    “因为韩奕时是文姗的男朋友,是你姐姐的男朋友。作为文姗的妹妹,你就不应该再和他在一起!妹妹抢姐姐的男朋友,这成何体统!而且,”祁桂淑决绝地说,“我绝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在我们袁家!”

    “可是姐姐已经不在了,我这怎么能算是抢姐姐的男朋友呢!”

    祁桂淑气愤地站起身来。

    “就算文姗不在了,她也是你的姐姐!以前是,现在也是,一辈子都是!”

    “这个不用妈提醒我,我也这样认为!而且我因为有这样的姐姐感到开心和骄傲!”袁晨子坚定地说道。

    “既然这样,你怎么忍心抢你姐姐的男朋友?”

    “那是以前!他们以前是男女朋友,可现在他们不是了!韩奕时还活着,而姐姐永远都不会回来,她已经死了!”

    祁桂淑气得发抖,扬起右手,“啪”的一声打在袁晨子的左脸上。

    “妈……”

    袁晨子惊呆了,被打的一侧脸上顿时红了一大块,火辣辣地发疼。

    此时,袁宏晋和袁武佑从外面进来,正巧看到了这一幕。袁宏晋连忙拉住祁桂淑,呵斥道:“你干什么!”

    祁桂淑的怒火没有因为丈夫和儿子进来,有丝毫减弱,对袁晨子歇斯底里地吼道:“如果不是因为你,你姐姐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当初就是因为你的任性,害死了她!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资格说这些,有什么资格抢她的东西!”

    袁晨子怔怔地站着。

    “妈,原来你还在怪我,一直都认为是我害死姐姐的!”

    “没错!就是你害死文姗的……”

    “够了!你发什么疯!”袁宏晋喝止祁桂淑,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祁桂淑愤然转身离开客厅,跑进房间,把门“砰”地一声关上。

    袁宏晋看了一眼袁晨子,她的脸上有一条拇指般的划痕,随之看向袁武佑,说:“去药箱里拿点药给你二姐吧!”

    “爸!”袁晨子叫住已经转过身去的袁宏晋,“你是不是也觉得是我害死姐姐的?”

    袁宏晋背对着袁晨子,沉默了片刻,说:“赶紧搽药吧!”

    说罢,袁宏晋没有回头,径直地向楼上走去。

    顿时,袁晨子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杂物间的灰色窗帘被紧紧拉上,室内的昏暗程度如同电影院放映前关灯的那一刻。

    祁桂淑坐在杂物间的地板上。此时,地板上放着一个棕褐色格子纹的皮箱,里面整齐有序地摆放着袁文姗的遗物。

    袁文姗去世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祁桂淑还保留着袁文姗生前住过的房间,几乎每天都会到里面去打扫一遍,房里物品的摆放位置和袁文姗去世前的摆放位置一模一样的,没有挪动分毫。

    后来,袁宏晋实在不愿意看到妻子常常睹物思人,久久都无法从悲伤中走出来,便不顾妻子地阻拦,毅然把袁文姗的房间清空了!

    仅剩下的小部分遗物,被祁桂淑装在现在这个棕褐色格子纹的皮箱里。

    祁桂淑从皮箱子里,小心翼翼地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拿出来。

    袁文姗从小到大取得的各种奖状、袁文姗的相片、酒红色的录音机、没有写完的日记本和一封没有寄出去的信……过去的这些年里,祁桂淑曾无数次把它们拿出来,一边抚摸着,仿佛女儿就在她身边。

    酒红色录音机的里面有一盒播放到一半的磁带。祁桂淑能想象袁文姗听了一遍又一遍的开心模样。

    还有这条领口处有一个细长蝴蝶结的淡紫色连衣裙,是袁文姗最喜欢的一条连衣裙。一次参加同学聚会,袁文姗穿的就是这条连衣裙……祁桂淑一遍遍地回想着。

    “吱呀”一声,杂物间的门被推开。

    祁桂淑抬起满含哀伤的双眼,望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丈夫,随之把头低下去,继续整理袁文姗的遗物。

    袁宏晋坐在祁

桂淑旁边的地板上。祁桂淑一想念袁文姗,便会来这里,这是她的习惯。

    祁桂淑拿起一张相片,上面的袁文姗带着公主皇冠,手拿着魔法棒,笑对镜头。

    “你还记得吗,这是文姗参加学校的话剧表演,当时她饰演了一个公主。你看她笑得多开心!”

    袁宏晋拿过相片,眉头舒展了一下。那是袁文姗第一次在学校晚会上登台表演,当时他们夫妻俩去看了。后来因为工作太忙,袁宏晋便很少参加文姗在学校的活动。如今,他只能透过没有丝毫生命的相片,看到女儿的笑容。

    袁宏晋默默地把相片放回皮箱里。

    “你今天不该随便动手打晨子的。她已经长大了,不是小时候!”

    祁桂淑原先看相片时温和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起来。

    “她害死文姗,我打她一记耳光怎么了!如果她真的长大了,就不会想着抢她姐姐的男朋友在一起。换作是文姗,她一定不会做这种让我伤心的事。”

    “我一直以为你已经原谅晨子了!”

    “原谅?除非她把我的文姗还给我,我就原谅她,否则永远不可能!”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袁宏晋望着皮箱里的一堆相片,说道。

    祁桂淑垂下眼帘。

    “是啊!我的文姗永远都不可能回来了!这几天,我一直梦见文姗泪流满面的站在我的面前,看到她那双无助的眼睛,你知道我有多心痛吗……”

    一时间,杂物间里传出小声的啜泣声。
相关文章
  • 晚上睡不着失眠了图片,女人失去第一次后抑郁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